• 2023年10月20日 星期五

    春到礦山

    發布日期:2023-02-09 瀏覽次數:2187

    “小鄭,看這院子里俺們部門種的這草長得咋樣,綠油油的好看吧!”

    彼時,正埋頭練習扎氣樣技巧的我,被安全監控隊謝隊長拍了拍胳膊喊到。起身抬眼望去,映入眼簾的嫩青色讓我愣了神。記得年前院內還是光禿禿的,現在看去,燈房衛生區域院子內的草長勢喜人,曬著日光浴在風中搖曳,仿佛在說:“嘿,咱又回來了,新的一年要快樂啊!”

    哈!原來是春天要來了。

    中午下班后,我走在回宿舍的怡和路上,微風掠過,方驚覺天氣漸暖,路邊的植株相比前段時間也大多都有了變化,哪哪兒都散發著朝氣和蓬勃的生機,相信用不了多久,冬日凋落的草木都將乘意而來,像一支浩瀚的大軍襯托著礦山盛況,暖風輕輕一吹便將春天吹入礦山。



    春意礦山  趙四化  攝


    暖暖春風撫柳而來,攬得生靈陶醉。初春之際,不如趁復蘇的預備期先一步尋芳。走過籃球場,便是任樓礦的天然氧吧——怡和園了。走進怡和園,草地上的小草正努力拱開厚厚的棉被,樹上蔥蔥,仿佛一切都在迎接著春天的到來。半年前,剛到任樓礦那天,我們同批入職的大學生結伴秋游了怡和園,八仙池邊的柳枝綠得亮眼,現如今綠絳成了金絲,煥發著新芽,依舊垂在岸邊。只不過相較那時候的“身份”和心境都大不相同,當時我還說起幼時頑皮,常將柳條折枝,大把放在書包里,“抽皮去骨”做哨笛吹,早晨學著鳥叫聲啁啾著蹦蹦跶跶去上學……

    提及“柳姑娘”,我是歡喜的,為何稱之為“柳姑娘”呢?我認知中的垂柳大都長在水邊,當然也有長于路邊的,柳姑娘的枝條纖細,長如青絲,彎彎的,墜近地面,風一吹動,“她”便搖曳著身軀,仿似含蓄之態,又風情萬種。家鄉有一習俗,于清明之際各家老少男丁折柳掛幡,插在先祖墓前,示意此年風調雨順、國泰民安,同時也有顯示家族興旺,世代“留根”之意。前段時間,也在書中看到古人常折柳贈人傳情達意,柳即“留”,想來任樓礦處處可見的柳樹也有留人之意吧。風動時柳樹隨風起舞,輕盈地歌聲舒緩人們工作后的疲憊,風停后柳枝靜默羞靦,有人走過忽而俏皮地晃悠兩下,仿佛在悄悄地告訴每一個新人:“別走了吧,就讓青春在礦山綻放出屬于你的絢爛華章。”

    春天是遠道而來的浪漫,也是我與任樓礦新一年的見證。半年前的我剛到任樓礦,帶著“大學生”的光環倉皇忐忑,又滿懷著熱忱和期待。耳邊的聲音也從“現在的大學生可能干下來嗎?”到現在的“管,小鄭,干得不錯,回來就留通防部吧!”今年的春天對于我而言,不僅僅是年歲的增長,更是我成長故事的新篇章。

    曠野千里,愿我們都能在這樸實的礦山里撞著春風春暖花開,陰霾散盡。

    (鄭智誠)

    欧美三级在线观看中文-人人妻人人澡人人爽人人精品-大伊香蕉精品视频在线直播-向日葵视频在线观看